《亚博赌博软件小农民》

135 天日

????第二天中午阳光很好,春天的气息浓烈起来。

????马小乐在办公室里走着,觉着有点热,脱了外套挂在椅背上,振了振胳臂,高声朗读起来:“春姑娘来了!男人急着脱衣服了!”他走到后窗户前,看看楼后的屋顶上那最后一块积雪是否融化了,马小乐曾经说过,如果那块积雪划了,春暖花开的时节到了。

????积雪早就没了,连阴渍的痕迹都没有。

????“咋忙成这样,都没注意到呢!”马小乐一阵兴奋,忙走到门前拉开出去,站在走廊里往下看,大院的花坛里还真是有花儿打骨朵了。

????中午吃过饭,马小乐来打算找吴仪红安排个车子的,可柳淑英不让,说骑个自行车就挺好。马小乐听柳淑英的话,找了辆结实的新自行车,“飞鸽”牌的,驮着柳淑英就出发了。

????通往小南庄村的路是还是老样子,曲曲折折,不过还好没有坑洼,要不坐在自行车后面屁股都得给颠散了板。

????暖融融的阳光在头顶晒着,温和的小风吹拂着马小乐的耳际,很舒服,“淑英!”马小乐已经习惯了这种叫法,“这光景好吧,小风吹得舒舒服服的。”

????柳淑英听了果真是打心眼里的舒服,忍不住轻轻靠了马小乐的后背,两手环保了他的腰,将脸贴在他后背上,“小乐,我想喊你男人,可现在不能。”

????“为啥啊?”马小乐明知故问。

????柳淑英只笑不语,搂紧了马小乐的腰,贴得更紧了。

????午后的阳光依旧明媚,照在飞转的自行车崭新的钢圈上,发出闪闪的刺眼光亮。马小乐猛蹬几下,按了铃铛,自行车便在一串清脆的铃声里飞快地向前驶去。

????“小乐,我们走小路吧,到村头我下来自个回去,要不给人看到了不好说。”柳淑英沉浸在幸福中,却也没有忘形,还知道该如何去回避现实。

????“行啊,那我们走西岭上的小道吧。”马小乐拐上了西岭的小道,这里是起伏的地势,庄稼种得少,大都插了些柳条,柳芽子泛绿早,现在早已是绿油油的一片了。

????“淑英,你看这柳条多好呐!”马小乐兴奋地叫着,蹬起自行车来很有劲儿。

????“是的男人,这柳条还真是漂亮呢!”柳淑英小声应了一句。

????声音虽然小,可马小乐听得清楚,他一下刹住了前后闸,用脚撑住车子,扭头对柳淑英道,“淑英,我想到柳条地里好好弄你一番!”

????柳淑英红着脸,依旧小声道,“俺不管你,反正现在都由着你了。”

????马小乐一见是这样,哪里还忍得住,歪了自行车让柳淑英下来,就把车子扛起来跨过领沟子,把车子藏进小渠后的芦苇里,“淑英,这样就没人能知道了吧。”说完,又跳过来拉着柳淑英的手走了回去,钻进了密密麻麻的柳条林中。

????柳条林在春风拂煦下沙沙作响,马小乐瞪着发红的眼睛看着柳淑英,“淑英,我觉得现在就跟那年我在玉米地里把你按倒一样,浑身上下都是劲儿。”

????柳淑英趴在马小乐的肩膀上,“有劲儿你就使吧,我让你使得舒服,可你别太过了,还得慢点,我可受不了你那大玩意儿。”

????“那个你放心就是了,都多少次了,你还不相信我的火候么,保准让你舒服到骨头里去!”马小乐抬脚踩倒两排柳条,相互压着,软绵绵的,就跟个大垫子一样。

????柳淑英被放在了大垫子上,马小乐穿着粗气压了上去……

????这一次,柳淑英真正算是放开了喉咙,在这荒岭之上,是没有什么人经过的,所以每到及至之时,柳淑英都叫出了让马小乐有些震颤的声音。这声音像是一种召唤,唤起了马小乐生生不息的力量,他像大海的波涛一样,一轮一轮地冲向柳淑英那并不是很阔大的“港湾”,无休无止,直至柳淑英像棉被一样,从头到尾地摊了开来……

????当马小乐气喘吁吁地爬下刘淑英的身子后,柳淑英才幽幽地睁开眼睛,“男人,我觉得天在旋,地在转。”

????马小乐却嘿嘿笑了,“我没有,我只觉得这次日得真是过瘾!你叫得也太好了,让我浑身起劲!”

????柳淑英嘴角一翘,微微地笑了,又闭上了眼睛,似乎在回味,“我也是,这次我感觉自己就是个疯婆子,只知道好受了就大喊大叫。”

????他一言她一语,马小乐和柳淑英聊了大半个下午。爬起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挂在西山头了。

????“淑英,咱还回村嘛?”马小乐提着裤子站起来问道。

????柳淑英半身着坐在柳条上,理着头发。马小乐一看这情景,下面的鸟棒“呼”地一声又跳了起来,“淑英,我还想再操一下!”

????柳淑英抬头一看,皱着眉头笑了,“你真是没完没了了,我看是不是该用这柳条子给你变革笼头套上,让你翘不起来!”

????马小乐被说得不好意思,缩着屁股硬生生地把大鸟放进了裤裆里,“嘿嘿,淑英,你晚上要是不会学校去住,我还要搞你!”

????“不行了,晚上我得回去,说好了的。”柳淑英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。马小乐觉得自己又犯了老毛病,在柳淑英面前,是不能提到她的家的,更不能提赵如意和二楞子,只要一提,柳淑英就会消沉起来。

????“淑英,咱不说那事了。”马小乐呵呵笑了,“等会带些柳条回去,你给我编个笼头啊,看能不能罩得住我!”

????听了这话,柳淑英又笑了,“好啊,多弄些带回去,反正我晚上也没多少事情,刚好多编几个给你,非把你给罩住不可!”

????就这样,两人说说笑笑,带着一大捆柳条扭头又回去了。

????这一天,马小乐觉得特别有意义,后来为了纪念,马小乐给这一天定了个名字:天日。

????马小乐觉得里面有两个意思:第一,那一天是老天安排给他的日子;第二,对柳淑英的那一日,有着天赐的福音,日出了名堂。

????日出了啥名堂?

????还得从柳淑英要给马小乐编笼头说起。

????那天回到了乡里,柳淑英就带着柳条回家了,当晚就给柳条剥了皮,并用盐水浸泡起来,第二天拿出来,两天就风干了。这样弄的柳条雪白雪白的,而且编制成的东西还不会走形。

????第五天的早晨,柳淑英去乡zf大院时带了大大小小五个篮子给马小乐。当时马小乐还在屋里睡觉呢,柳淑英以他表姐的身份进去自然是没啥说的。

????马小乐看着大大小小的柳编小篮子,觉着真是好看,直夸柳淑英心灵手巧。柳淑英没和马小乐多说什么,因为卫生组就是一早有活干,她得去看看,尽量把大院弄得干净利落。

????柳淑英走了,马小乐也起床了。一番洗漱之后,准备到食堂吃饭,不过还没出门,吴仪红就抱着一摞信封走了过来,“小马,你去办公室时把这写信封给带上,要装件用。”

????“行,先放桌子上吧。”马小乐在门口弯腰系着鞋带,头也不抬地说。

????吴仪红进了屋子,一看到桌子上的小篮子就啧啧称赞,“呀,这么精巧的小篮子,真是好!”吴仪红提着两个走出门外,“小马,这篮子是哪儿来的,给我俩行不?”

????“成,你拿去吧,柳条篮子嘛,你要多少都成。”马小乐嘿嘿笑着,“我只留一个做笼头就行!”

????“笼头?”吴仪红不解,“啥笼头啊?”

????马小乐不想和吴仪红开这个玩笑,边说没啥,随便说说的。吴仪红也不追问,只顾低头瞧着篮子,“这小篮子床头或桌子上的,盛放点东西不正好么,而且又这么好看,如果给它染上点颜色,还是很好的装饰品呢!”

????马小乐听了直笑,觉着吴仪红头脑坏了,“吴主任,我看你是咋的了,不就俩小篮子么,要是我给你个百儿八十的,你还不乐颠了啊。”

????“啥百八十个的,要有百八十个的我就拿到街上去卖喽。”

????“卖啥啊,也就你这样的闲人买了。”马小乐呵呵笑道,“买这玩意儿有啥用处,能盛啥玩意呢。”

????“这你就不懂了,刚才不是说了么,给它染染色,弄得漂亮点,就不单单是装东西盛货了,摆哪儿都看,只要它个样儿就行了。”

????“光好看有啥子用,到街上去卖给谁啊,像吴主任你这样的人恐怕不多哟。”

????“像我这样的人确实不多,可人家国外的人喜欢呐。”吴仪红道,“要是真的多起来,我卖到国外去才好呢!”

????“卖到国外?”马小乐歪着脑袋一笑,“吴主任,你能耐大啊,能把这小篮子卖到国外去!”

????“唉,小马,这你就不懂喽。”吴仪红颇为得意地说道,“我有个亲戚,是远房的一个叔叔,在市里工作,是经贸局的,他就能帮忙联系卖到国外去!”

????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????马小乐脑袋瓜子一个闪光,假如真是这样,何不建个柳编厂,带领沙墩乡那些手稍微灵巧些的人编编篮子,去赚外国人的钱呢?!要是搞好了,肯定又会是个好事儿!

????
上一篇:134 男人
下一篇:136 要去市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