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亚博赌博软件小农民》

247 里屋

????马小乐听了,嘿嘿笑起来,两手交叉着搓了两下,“你让我先问,我还不太好意思呢。”

????“真是,专门逗我的么?”范枣妮没好气地翻了翻眼,“马小乐,说真的,我还真找不出你不好意思的事来,要不我也不问那个问题了。”

????“嘿嘿。”马小乐一点头,仿佛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,“那好吧,我问你,你不是说我那玩意丑的要死么,干嘛你还问管不管用?”

????“那,那是小时候的事了。”范枣妮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“现在都过去多少年了,你还记着那事!”

????“咋不记着呢,清楚着呢!”马小乐道,“还常在梦里出现呢!”

????“都出现些啥?”

????“没啥,看不清,就是黑乎乎的一小片儿!”马小乐说完,已经准备好接招了。果然,范枣妮一听,抬脚就是一下,踢在马小乐的小腿上,“还是那流氓样,这话你也说出口!”

????马小乐弯腰摸着被踢的小腿,不由得暗自发笑,心想你范枣妮都好意思问我那玩意有没有用了,还不给别说黑乎乎的一小片,真是不许百姓点灯了。“枣妮!”马小乐抬头问道,“我就不明白了,你咋知道我那玩意有问题的呢?”

????“我怎么就能不知道?”范枣妮振振有词,“我也是小南庄村的人,我回家不能听别人说么?”

????“哦。”马小乐直起腰,点点头道,“那你是听谁说的?”

????范枣妮刚要回答,猛然想起已经回答两个问题了,“马小乐,你还问?我都回答你两个问题了,现在轮到你回答了。”

????“嗯,是呢,是该我回答了。”马小乐扬着眉毛道,“范枣妮,我郑重地告诉你,我马小乐绝对是个纯爷们儿!”

????“哦……”范枣妮拖着强调点着头,“那看来人们所说的是真的了!”

????“说啥了?”马小乐急着问道。

????“说你马小乐睡了很多女人!”范枣妮板着脸,“马小乐,看来你的生活作风有问题,这个采访我是做不了了!”

????“哎呀,枣妮,瞧你说的,怎么能听别人乱讲呢!”马小乐一下急了,“那都是别人瞎说的,你也相信?”

????“无风不起浪。”范枣妮抱着膀子,“总不会有人凭空捏造吧,就算有,那也是个别的,不会是好多人都捏造。”

????“这,这都乱了套!”马小乐拍着脑门,“枣妮,你是大记者,该有分辨能力,怎么就相信了那些个鬼话?”

????“你还不承认,要不要我点点那些女人的名字?”范枣妮得胜似的看着马小乐,马小乐也看着范枣妮,不说话。“心虚了是不?”范枣妮露出得意的笑。

????“我虚啥啊,我是觉得你有些不可思议!”马小乐鼓了鼓底气,“你说吧,我看你能诌些啥!”

????“你还装呢。”范枣妮呵呵地笑起来,“马小乐,除了金朵,别的我就不多说了,只说一个。”

????“谁?”

????“张秀花,赖村长的女人呢,你不会把她给忘了吧!”

????听得这话,马小乐的脸一下黄了,看着范枣妮舔了舔嘴唇,低下头来。

????“怎么样,默认了吧!”范枣妮笑道。马小乐不是默认,他在想事情,这范枣妮是怎么知道他和张秀花的事?还有,到底该不该承认?像张秀花那样随便的女人,如果承认了,不是说明自己太不值了么?

????“我默认啥?”马小乐抬起头来,“我在想是谁嚼舌头造这个谣呢!”

????“别想了,我提醒一下。”范枣妮道,“有人看到你曾经泡在张秀花的花生地里,和张秀花一起的,后来你们两人都不见了,那个人向我爸反映过,只不过我爸没理会而已。”

????范枣妮刚说完,马小乐就明白了,那人绝对是曹二魁个狗日的,那次他和张秀花在她家花生地旁的高粱地里搞事,后来他出去拿作为报酬之一的煮鸡蛋,就是碰上了曹二魁,当时曹二魁就笑得很诡秘,肯定后来向范宝发说了。“嗳,枣妮啊,我说你可真是幼稚!”马小乐很快就相出了对策。

????“幼稚?你说我幼稚?”范枣妮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????“对,就是说你幼稚!”马小乐振振有词,“我分析给你听听,你立马就能明白。”

????“行,你说,我看你能说出个啥来!”

????“我先跟你说,向你爸爸反映问题的那个人是不是曹二魁!”马小乐不容范枣妮回答就抢先说了,“你不用说,肯定是!”

????范枣妮慢慢地点了点头。

????“枣妮,你也知道我跟曹二魁有过节,上次打电话还提起去我带人要去他家搞他女人的事,对不?”

????范枣妮继续点头。

????“那就对了,是曹二魁故意陷害我,想坏我名声的。”马小乐道,“你也知道,当初我在村里屁都不是,想到村部里去干点差事,可没人帮我啊,所以我就拍赖顺贵的马屁,我跟他说了,要去他家帮忙收花生、掰玉米的,那些事不是啥秘密,咱村里的人很多人都看到我到他家地里帮忙了,就是那曹二魁想搞鬼,添油加醋地对你爸乱讲一通,目的是想打击报复我!”

????范枣妮听了,眨巴着眼睛,半响点着头道:“听起来蛮有道理的。”

????“什么听起来,明明就是!”马小乐乘胜追击,“枣妮,怎么你这么不相信我,难道我在你的印象就那么差劲?”

????“哼哼,马小乐,不要以为你和张秀花没事情你就清纯了,还有其她人呢!”范枣妮道,“你肯定有事情,给我老实交待,现在考验你的就是态度问题,坦白从宽,我知道你马小乐肯定搞过不止一个女人,你要是不交待,我就不给你写报道!”

????马小乐听了这话,一下子蔫巴了,看来这范枣妮死活都要他交待一下的,来他可以啥都不说,甚至甩个脸色给她看看,怒目而去,可现在不行,有事求着呢。再看看范枣妮,脸上也没啥怒气,只是充满了好奇。

????“我交待。”马小乐低下了头,他想让范枣妮称心如意。

????“哈哈,到底你还是坦白了!”范枣妮仰着头,拢了下头发,“说吧,我会从宽处理你的,只要态度好,不影响此次采访。”

????“搞不死的范枣妮!”马小乐心里狠狠地骂道,“简直有毛病,竟然爱听人家讲那种事情!”

????“快说吧,是在忏悔么?”范枣妮呵呵地笑着,“要抓紧时间啊,讲完了这事就开始采访,晚饭开始前结束,如果你拖延时间,那采访就要泡汤了。”

????马小乐一听还怎么地,赶紧说吧。马小乐选了个比较合适的人,柳淑英。他就从芸豆里的阿黄和阿花说起,一直说到他去了乡里。马小乐还算有点数,逢到那种事就轻描淡写地带过,不过即使这样也听得范枣妮捏着拳头打他的后背,“马小乐你真是不要脸,在灶膛前也搞,太不知羞了!”

????马小乐只是嘿嘿笑,也不躲闪,因为范枣妮打得并不重,他只管讲他的。半小时后,好歹讲完了,马小乐眼巴巴地看着范枣妮,似乎在等待审判。

????“马小乐,我不明白,柳婶比你大那么多,你怎么就和她搞到一起了?”范枣妮皱着眉头问。

????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见着她就觉得像是找到了依靠,就想亲近。”马小乐很不好意思地说道。也就是这时,范枣妮头头是道地给马小乐分析了一下,最后总结为他有恋母情结。

????“唉,你说你马小乐,好歹也是个乡党委办主任,脑袋瓜子也算是活络,怎么就经不起考验呢,就我一句不采访了,你啥都说了?”范枣妮给马小乐总结完毕,轻叹了一下,用数落的口气说道,“幸亏现在是和平年代,要不你指定了是特等大汉奸。”

????马小乐看着范枣妮有些露出狡黠微笑的脸,直想朝她脸上淬口水,但那只是一个陡然间的念头,口水他都咽了下去,“枣妮,你咋这么刁蛮的呢,感情是你小时候的脾性还没改多少!”

????“可别说我刁蛮,我最恨人家说我刁蛮了。”范枣妮道,“你知道么,这次我回家就是因为我老公说我刁蛮,我一气之下就跑回来过几天。”

????“哦。”马小乐应诺着,“枣妮,别说那些动真气的事了,你赶紧给我采访采访啊!”

????“现在还采访啥啊,你看都几点了,该回去吃饭了,估计我爸他们早就等着了呢!”范枣妮开始往回走了。马小乐有种被戏弄的感觉,很是不爽,想上去把范枣妮按倒了一顿狂揍!可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乖乖地跟着范枣妮回去,毕竟时间真的不早了,要是回去晚了会被说的。

????到了范枣妮家,牌局早结束了,范宝发他们果然在等马小乐回来入席。

????“马主任,干嘛去了,咱们都等你呢!”村长刘长喜起身迎接。

????马小乐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,打算支吾过去,但范枣妮快言快语地答上了,“马主任接受我采访了!”范枣妮道,“回老家一趟,怎么说也得带点新闻回去呐!”

????“哎呀,马主任,你看,还不赶紧坐了多敬范支书几杯?”刘长喜一句话拍了两个马屁。

????马小乐赶紧顺水推舟坐了下来,范宝发似乎早已经等不及了,“来,开始吧,老规矩,三杯酒!”

????三杯酒过后,不可避免地又开始捉对厮杀,两两互敬,好不热闹。马小乐也没客气,放开了大喝起来,不过他不糊涂,还记着骑了顾美玉的自行车,端着酒杯又敬了她两杯,觉着脑袋开始发胀,胃里难受,喝不下去了。

????马小乐说喝多了,要先回去。刘长喜不给,说饭还没吃呢,先走了就是瞧不起人。

????“呵呵,刘村长,瞧你说的,我瞧不起谁还能瞧不起范支书么!”马小乐慢慢站了起来,“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,我就不走了,不过得出去吹吹风,要不就要现场直播了。”

????马小乐边说边朝外走,看到范枣妮站在灶屋门口在吃烙饼,“枣妮,不好意思,我们都在屋里吃,让你啃干饼了。”

????“啥干饼啊,里面有菜呢。”范枣妮扒开了裹在一起的饼,“瞧见没,香椿爆鸡蛋,香着呢!”

????“香就多吃点,吃完了赶紧采访我啊,准备好了一肚子货,憋的慌呢!”马小乐嘿嘿笑道,“枣妮,你可别骗我啊,你要是不帮我弄弄报道让我上报纸,可能我真就没啥混头了!”

????“骗你干嘛,你不见那天电话里跟你说的多严肃,哪像今天这样嘻嘻哈哈的。”范枣妮咽了口饼,对马小乐歪歪头,“走,到我里屋去,把你的经历给我列个大概。”

????“好咧!”马小乐立刻来了精神,忍不住摩拳擦掌起来。

????马小乐跟范枣妮进了屋子,打开电灯,屋里一下亮了起来,不过不是太明亮。范枣妮找出了纸和笔放在桌子上,“来,坐下来慢慢写吧,写个大概就行了。”

????“怎么写?”

????“你不是说你都想好了么?”

????“是想好了,不过你说的大概我还不知道从何写起呢。”

????“哎呀,多简单简单的事情,就是把你那年在哪里当什么、干了写什么、效果如何等,写下来就行了。”

????“哦,这样啊。”马小乐嘿嘿笑道,“懂了,这下懂了。”其实马小乐知道该怎么写,只是装不懂而已,是想和范枣妮多说几句话,他感觉越来越热乎了。

????马小乐边写边偷看范枣妮,她正在收拾床铺,背对着马小乐撅着个屁股。这一幕,让马小乐很是有点异样的冲动,他想起了很久以前和顾美玉送醉酒的范宝发回家后,就在范枣妮的屋子里乱了一阵,记忆犹新。

????“写多少了?”范枣妮头也不回,“怎么听不到写字的声音?”

????“正想呢,争取写详细一点。”马小乐佩服范枣妮的听力,连钢笔划纸的声音都听得那么清楚。重新埋下头来不到五秒钟,马小乐又回过头看了看,范枣妮还在是那个姿势。

????马小乐转头看了看房间的门,其实只有个门框,外面用竹帘子挡了下,算是门了。“娘的,要是有扇门多好,关起来严严的,我给把范枣妮给扔到床上不可。”马小乐心里发着狠,“这娘丫的,着实是刁蛮了些!”

????刚回过头又不到五秒钟,马小乐觉得不能就这么白白把机会给浪费了,这可是个好机会,此时不动手沾沾便宜更待何时?

????
上一篇:246 谁先来
下一篇:248 看和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