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亚博赌博软件小农民》

331 快意语虐

????焦急中终于等来了关飞急躁的敲门声,马小乐冲过去拉开门,“怎么个情况?”

????“不太清楚!”关飞大口喘着气,“嗵”地一声扔下包,走到桌前端起一杯冷水灌下去。

????“你不清楚?”马小乐囊着脸问道,“你不清楚谁清楚?有没有出人命?”

????“不知道!”关飞用略带惊恐的眼神看着马小乐,“临走时我试了试,他还有气儿。”

????“你怎么下手的?”

????“铆钉枪!”关飞指了指地上的包。马小乐奔过去一看,是气动铆钉枪,金柱他们带过来的,因为用不着搁这儿的,竟然让关飞给找到了。“你用这玩意儿,打哪儿了?”

????“脖子,后脖子。”关飞道,“不过有点心慌,位置可能高了点,不知道有没有打进他后脑勺里。”

????“唉!”马小乐恼怒地看了关飞一眼,“你弄断他手脚啥的也行了,怎么搞这家伙去打他脑瓜子?”

????“我没打他脑瓜子,只是有点怀疑。”关飞张着嘴巴,仍然还有点紧张。

????马小乐坐了下来,锁着眉头点支烟,想了一会说道:“不行,我下去打电话报警,如果不报警,万顺意不被发现,肯定玩完,那事情就大了。”

????“用公共电话吧。”关飞道。

????“那肯定。”马小乐道,“顺便再把刘广达给带出来,我记下了他的车牌号。”

????“还是我去吧。”关飞道,“打完电话我就离开这里,你别露头了。”

????“也好。”马小乐点点头,“你明早一早离开。”

????关飞下楼,在一个小商店找了个电话,报警说看到穿城河桥头有人被打伤,开着车,并告诉了车牌号。

????这一夜,实在是无眠。

????马小乐和关飞在床上盘膝而坐。马小乐告诉关飞,早晨离开后,要立马去找沈绚娜,和她串通好,一直都没离开她身边。关飞说好,回去就把这事搞定,统一口径。马小乐还告诉关飞,如果万顺意死了,让沈绚娜不要给警方施加压力,但如果万顺意还有口气,就要沈绚娜坚决要求严惩凶手。

????早晨六点半,关飞坐早班车走了。马小乐也做好被传讯的准备,他估计,刘广达肯定要被警方控制。只要刘广达被控制,他就会被刘广达牵出来。

????马小乐的估计是对的。

????昨晚关飞报警后,110立马出动,发现了昏迷的万顺意,120来了,把他送到医院急救。万顺意没被打着后脑瓜子,但也差不多,打到了颈椎的第一二块骨头缝里,到现在还未清醒。医生初步诊断情况很严重,很有可能要全瘫,也有可能是植物人,当然,更严重的是性命不保。警方想通过报警的人了解更多的信息,找到了关飞打电话的小商店,但商店主人并不记得关飞的模样,只是说了个模糊的轮廓。

????形势对刘广达都不利。首先,指纹是无可抵赖的,车门把手、酒瓶上都有刘广达的指纹;其次,万顺意手机里的拨打记录显示,当晚刘广达跟他互有联系,而且时间段也与案发比较吻合;再有,就是报警信息,一定程度上能说明有目击者。

????刘广达被拘了,这次,汤静虹尽管也找了人,但并没有把刘广达给保出来。发生了这种事,万顺意生死不明,而且证据又有力,警方怎么会让刘广达出去,谁能担这个责任?还有就是,汤静虹找人托关系,似乎也并未尽心。

????刘广达被拘,肯定是要牵出马小乐来,他实话实说,把和马小乐的交易,从头到尾讲了个透。

????当然,这个信息甄有为知道的最早。

????“马小乐,你怎么搞这么大事?”甄有为有点埋怨,“搞大,我也罩不住的!”

????马小乐听甄有为这口气,估计他已经猜出真相,不过马小乐觉得不能承认,“甄队,这么跟你说吧,不难为你,这事情你得相信我说的,要不我顺着你的话说下去,你不是明摆着贪赃枉法么!相信我所说的,对你也是一种保护。”马小乐把“一种保护”说得很重。

????甄有为当然明白马小乐的意思,“行,我相信你说的,不过你得说得过去。”

????“放心吧甄队,我都考虑好了。”马小乐道,“要不你先问问?等马上传唤我了,我也好回答得周全些。”

????“唉。”甄有为叹了口气,“你说你这家伙,胆子也够大够野,竟然整出这么个事来,好吧,现在我问你,刘广达说是你设计陷害他,你怎么说?”

????“当然不会承认,我没陷害他!”

????“刘广达说他和你有交易,你帮他取证据证明上次是万顺意陷害他,而他则双倍给万顺意欠你的拆迁劳务费作为报酬,有这回事?”

????“笑话,万顺意根就没有拖欠我拆迁劳务费,一共二十五万,是分两次给的,应该算是相当及时的,这个他们公司的会计可以作证。还有,昨天中午我还请万顺意吃饭的呢,想从他手里再弄点小工程,你说,他要是拖欠我的钱,我还能再找他?”

????“真的?”

????“甄队,这话当然是真的。”马小乐道,“刚才不是说了么,你得相信我的话,当然,里面可能也有不是真的,但也没有证据来证明是假的。”

????“那好,我再问你,刘广达说是你亲自到他们公司找的他,主动商量交易的。”

????“对,我是去找过他,不过是另外一回事。”马小乐道,“我是为被他无缘无故打了一顿的事,这事情的起因是个误会,但我还是被打了,那天参加世鼎花园小区招标的人几乎都看到,可以作证的,我去他那里就是讨个说法,除此无他。”

????“刘广达还说他和万顺意的手机通话,都是你打的。”

????“他刘广达要说是外星人打的,你们也相信?”马小乐道,“甄队,依我看呐,现在刘广达的疑点别我多,证据也比我的确凿,你们应该把重点放到他身上,而不是针对我。”

????“你不知道,现在虽然刘广达被控制,没有被保出来,但上面多少还是有压力的。”甄有为道,“还有,这事你最后还应该强调一点,说刘广达和万顺意搞工程搞得不小,难免要得罪人,没准也有其他人搞鬼,至于是想陷害谁就难说了。”

????不管怎么说,马小乐的回答让甄有为还算满意,所以当马小乐被传讯时,甄有为还是比较放心的,至少暂且马小乐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可疑之处。

????传讯结束后,马小乐出来就碰到了汤静虹,她应该是来看望刘广达的,两人走了个对面,站定了。汤静虹的冷静让马小乐有点害怕。“你为什么要嫁祸刘广达,就因为你被殴打?”汤静虹说得很直接。

????“请你别这么说。”马小乐道,“你觉得我有那个胆量?刚才我对民警都讲了,至于刘广达对你所说的一切,我想是他精神太紧张,有些地方说了胡话。”

????汤静虹盯着马小乐的眼睛,“你是有那个胆量的,我能看出来,而且你也有那个头脑,不过我就是想不通,你小小年纪,竟然就有那么狠的心,为了嫁祸给刘广达,竟然差点把无辜的万顺意送上黄泉路。”

????万顺意没死!这是马小乐的第一反应,汤静虹话里的信息很明显,这让马小乐又喜又担心。喜的是没出人命,担心的是假如万顺意一切恢复如常,那也是个麻烦事,像他那么阴毒狡诈的家伙,啥事想瞒过他也不太可能。

????“不过也跟死了差不多。”汤静虹随后说道,“全身瘫痪,跟活死人没什么两样。”

????“姑且喊你声大姐吧,因为我觉得你够得上。”马小乐道,“事实和你所想到底是不是一回事,自有警察去判定,但你这么先入为主,会不会影响到某些方面的公正性呢?我知道,你在市里很有关系,你可以调动某些方面的力量,把事情朝你所想的方向推动,你完全有这个能力。”

????“小伙子,你很可惜,如果你走正道肯定会大有前途。”汤静虹嘴角一丝冷笑,“只可惜你的心太狠了点,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,容易走邪道。现在只要我想起你借万顺意来嫁祸刘广达,说真的,还真有点儿心发寒。”

????“汤静虹大姐,人都是自私的,而我呢,可能是极其自私的吧,因为自私,所以变得狭隘,报复心强,别人拿走我一根头发,我就想拿他一条命!”

????汤静虹扶了扶眼镜,嘴唇动动,没说出什么。马小乐这才注意到,汤静虹今天还戴了眼镜,看上像是白金边框的,一瞅就是名贵货,配衬她那张贵傲的脸还挺合适,换句话说很有感觉,以至于他都想上去捏几把。

????“汤大姐,上次你女儿的事,真的是场误会,我绝没有要拍她大腿沾便宜的意思,可是你们偏不信,尤其是你女儿人,我不知道是她有意想找点事乐乐的,还是就认定我是故意的,还有,你男人刘广达,怎么就那么天真无知,不问青红皂白就指挥人将我暴打?我觉得,你们家里,唯一的好人就是你了。”

????“你这么说,是在变相骂我。”汤静虹脸色难看起来,“或者在向我耍威风。”

????“绝对不是骂你,更不是耍威风。”马小乐摇摇头,“能跟你这样的大人物谈话,我高兴、紧张还来不及呢!如果说要是还有点大胆量的话,那就是因为还有一股仇恨!”

????“哦,说说看?”汤静虹尽量在嘴角挂起一丝笑意。

????“对你女儿的仇恨!”马小乐咬了咬牙根,两腮小小起伏着,“一切都是因你女儿所起!来我一个小民,平静而且快乐,赚个几百块钱就高兴得跳起来,可是我被当成流氓给揍了,心里舒坦不了,用你们有身份的人话来说,就是心灵扭曲、变态。唉,你说说你女儿,一般来说,女孩子蛮横一点、耍点小性子,也还挺可爱,可你女儿的蛮横无理,一点都不可爱,甚至已经成了让人深恶痛疾的恶习了!”

????“瞧你这表情,你还真有股子狠劲,不是装出来的。”汤静虹道,“难道你还想对我女儿动点手脚?”

????“啥叫还想?”马小乐皱着眉头,“汤大姐,说话要有依据,你几次三番这么对我诋毁,让我觉得你很固执,你的这种固执,让我也想到你女儿的顽固和蛮横,希望你别再诋毁我,给你女儿做个好榜样,让她跟你一样平安快乐,别最后也像你男人刘广达一样,总是那么不太平。”

????马小乐不知道为何会和汤静虹说这么多,而且觉得自己越说越亢奋,他甚至还觉得,这是对汤静虹精神上的快意猥亵,有股施虐的快感,也许这一切都是因为汤静虹身子里透出的那股子贵傲之气。

????“你别太过分了,刘广达的事情,我其实并不是太想追究,但我女儿,我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。”汤静虹鼻孔吸张得厉害,“很多事情都是适可而止的,我想你不会那么愚蠢。”

????马小乐嘿嘿笑着扭头看了看,周围并没有人,“汤大姐,你把我看成啥了,难道我凶残成性?错了,我是最善解人意、最懂得体贴的男人。比如现在,我满脑子都在想,汤大姐你该怎么办?”

????“你说我怎么办?”汤静虹对这句话似乎很吃惊。

????“是啊,如今看来,短时间内刘广达似乎不太可能回去了,或许十年,二十年,三十年,也或者遥遥无期。”马小乐全然忘了事情的原,只是陶醉在肆贵虐傲的爽感之中,“一个女人,四十多岁的女人,没有男人的陪伴,这夜可怎么熬!”

????“你五毒俱全!”汤静虹拔脚走了。

????马小乐扭头看着汤静虹走开,嘿嘿直笑,“我不惹别人,别人也不要惹我,贱命一条,没啥可顾忌的!哦对了,劝你一句,以后别把鼻孔吸张得厉害,时间久了造成鼻孔外张可不好,书上说,鼻孔外张的女人,姓欲强着呢!”

????汤静虹没有回头,她觉得马小乐似乎有点神经质。

????汤静虹来不是探望刘广达的,只是了解案情的进展。在这件事上,她也想让刘广达遭遭难,让他有个教训、长点脑子。另外,她也想放开手脚更自由几年,作为一个外冷内热的女人,骨子里还是喜欢在外自由奔放的感觉,但刘广达在身边毕竟有所拘束。其实上次万顺意陷害刘广达的时候,汤静虹想过这事,不过因为女儿强烈要求的缘故,她不得不疏通关系帮他解脱。而这次,实在是个好机会,所以她拖关系不怎么尽力。可是正常的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,要不宝贝女儿会责怪她。

????汤静虹找到了负责侦查的甄有为,要求按立破案告知制度,获知案情进展程度。

????“汤女士,获知案情进展情况的适用对象是受害者近亲属,按常理来说,你是不能从我这里获知任何信息的。”甄有为笑道,也放低了声音,“不过上面已经打过招呼,有些事情还是可以和你讲讲。”

????“哦。”汤静虹点点头,“甄队长,怎么说呢,现在受害者到底是谁,还不是太清楚,从某角度来讲,刘广达也算是受害人,那么我了解案情进展也是理所当然的,所以甄队长应该比较放心,不会给你添什么麻烦。”

????“呵呵。”甄有为嘴上笑着,心里暗道:这个女人不简单。

????甄有为把传讯马小乐的内容对汤静虹讲了,汤静虹说这和刘广达的口述有很大出入,但同时汤静虹表示,或许就像马小乐说的那样,也不排除有第三人在背后动手。

????“汤女士你放心,我们公安机关会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办案,不冤枉好人,也不放过坏人。”甄有为道,“不过从目前的种种证据来看,刘广达嫌疑最大,你是有见地的人,应该明白。”

????“我明白,一切都对刘广达不利。”汤静虹道,“但总归一点万顺意并没有死。”

????“我也明白你的意思。”甄有为道,“不过即便这样,对刘广达的判刑也不会轻。”

????“怎么,听甄队长这意思,似乎已经认定刘广达有罪了?”

????汤静虹的话,将甄有为问得一愣,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,“汤女士别忘了,刚才谈话的前提是在刘广达嫌疑最大下的一个推论。”

????“哦,推论。”汤静虹点点头,“甄队长继续说说推论,刘广达会被怎么判?”

????“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,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。”甄有为道,“这样说可能显得有些生硬了,不过对你了解和掌握相关情况来说,是最直接明了的。”

????“刘广达的手段,算是特别残忍?”汤静虹问。甄有为知道汤静虹是故意发问,因而只笑不语。

????“甄队长,你的沉默也是一种回答。”汤静虹嘴角一歪,“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、死刑,差别还真是不小。”

????汤静虹说完就走了,甄有为暗暗发笑,从汤静虹的眼神里可以看出,她对刘广达的事情并不焦心。这让甄有为很高兴,汤静虹不焦心,很有可能不尽心,如此一来,刘广达就难撇清,刘广达撇不清,马小乐就安全了,马小乐安全,他心里才安坦。

????甄有为决定联系马小乐,顺便还有点事情需要补尾。

????此时的马小乐,在住处正准备出门去建设局,结算小广场工程的款项,另外还准备了两万块钱作为回扣,给谭晓娟的。不过想到前几天和谭晓娟聊天的情景,马小乐还有点不自在。

????对谭晓娟,马小乐现在特有想法。

????
上一篇:330 办过头了
下一篇:332 套间有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