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亚博赌博软件小农民》

431 卡宴

????各位,来几朵鲜花吧!

???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????“哦,金柱,你还吃不消?”马小乐道,“把你暴烈的劲儿用到那上面,估计没啥女人能架得住吧!”

????“马大,你以为我和你一样,有重武器!”金柱笑道,“我这武器有点差,所以耗气力。”

????“差点你也将就吧,那玩意儿可不能更新换代。”马小乐说完,不等金柱回答就挂了电话。正事要紧,没工夫和金柱扯淡。

????得问问甄有为去,估计他出差也该回来了。

????“我在路上,估计下午到家。”甄有为接了电话对马小乐说,“你晚上之前过来吧,喝两盅,很长时间没见着了。”

????“行,没问题,不喝别的,就喝二锅头,北京红星!”马小乐道,“当然,甄对要有茅台五粮液也行,别的就不喝了。”

????“茅台吧。”甄有为道,“我有瓶十五年陈的,绝对够味!”

????下午不到四点,马小乐就赶到了市区。他首先见的不是甄有为,而是邹筠霞,把报告送过,让她过目。此举目的在于显示他的诚意,也可以传递地方zf的重视,让邹筠霞打消一切念头。其实邹筠霞对这事根就没别的念头,她知道药材基地这项目是绝对可以运行的,只要土地有了,怎么着都不会亏,至于她说的先期八百万投入,那也只是个幌子而已。就苗木那点成,什么技术指导的,公司自己人就够了,八百万,能投到哪儿去?那么说只不过是个大噱头而已。当然,要是搞休闲旅游开发,那个花费是很大的,但那事不是一年半年的,起码得有个两三年的基础,之后看形势咋样再说。

????马小乐到了公司,虽然坐骑变成了破普桑,但门卫对马小乐的再次到来没加阻拦,因为门卫知道马小乐不是一般人,至少和邹筠霞的关系不一般。因为按照按常规,邹筠霞接见外人都是在会议室,而上次,就让马小乐直接去办公室,很能说明问题。如果这次再拦马小乐,没准要被邹筠霞骂不长记性。

????马小乐再次来到邹筠霞办公室,一进门就小惊了一下,变了,格局变了,按照他的建议而改变。

????“邹董!”马小乐呵呵一笑,“行动很麻利嘛,这么快就调整了!”马小乐绕过挡门的屏风,看到面东而坐的邹筠霞,神采奕奕。

????“不能拖的事情,一秒也不耽误!”邹筠霞很有决断。

????“不错,不能耽误的事情,一秒也不能耽误!”马小乐笑嘻嘻地拿出了他的报告,呈给邹筠霞。

????“哦。”邹筠霞接过来,呵呵一笑,“还真是快。”简单翻阅后,邹筠霞说好,报告里讲得很完备。

????“总之请邹董放心,这个项目是搞定了,我就怕邹董临阵懊悔撤了项目,那我可是要哭天喊地了。”

????“怎么会,要不咱们先签个小协议?”邹筠霞微笑着。对马小乐来说,这种微笑很难揣测,因为邹筠霞那天晚上的匆忙离去,让马小乐无从把握,和没能把握住的女人一起公事,容易让人发慌。但慌只能慌心里头,面上得镇定自若,“那就免了,对邹董不放心,还谈啥呐!”

????“就是,你要对我不信任,那可真不是一个难过所能形容的。”邹筠霞笑道,“小马局长,今天来市里,还有没有其它事情?”

????马小乐大脑飞快地转了一圈,邹筠霞这么问,估计晚上是要有什么安排。这不行,今天来市里,其实主要是为了和甄有为谈事情,怎么能让邹筠霞给留住呢,况且她邹筠霞到底按的什么心还不能确定。就上次,他几乎已经断定,邹筠霞是想和他搞点那个事,可谁知道,她临阵竟然几乎是落荒而逃。

????马小乐觉得,在某些事情还没有明朗的情况下,得尽量保持一个恰当的距离,可以更好地收力发力,这样才能把事情办好。

????“邹董你别说,今天来还真是有点别的事情。”马小乐笑道,“受朋友之托的事情,得帮人间尽快解决解决,拖延不得,要不显得没诚意。”

????“哦。”邹筠霞点头道,“既然这样,那你就忙去吧,反正药材种植基地揭牌剪彩的事情,最近会和你联系的,不出意外的话,也就这几天,有些事情得有个提前量,你留点意就是。”

????“早就有准备了!”马小乐拍着胸脯,“邹董,不是我夸口,就这项目的事,我不知往沙墩乡跑了多少趟,该安排的我都安排好了。”

????邹筠霞笑笑没说话,送马小乐下楼。在二楼楼梯上,邹筠霞问马小乐,谈事情到晚上几点能结束,有没有休息的地方。

????再次问话,意图是相当明显了。

????马小乐当即就明白,不过他没有应下来。“都是朋友找朋友的事,什么时候能结束还真难说,但住的地方该不成问题吧,反正都是爷们,怎么也能将就一晚上。”马小乐说得极其自然。邹筠霞当然也能分辨出其中传递的信息,微微一笑不再问了。

????邹筠霞将马小乐到楼下,又去了停车的地方,发觉是那辆破普桑,当初在火车站,她对这辆车可是有挺大意见的。“马局长,怎么又成这破车了,上次你来开那车不挺好么!”邹筠霞问。

????“那是我装门面,借来的车呢。”马小乐嘿嘿笑道。

????“你就不能换换嘛。”邹筠霞道,“这车还能赶路?”

????“邹董,你是不知道呐,就这车,还是打着榆宁县沼气推广的牌子弄来的呢,要不那里有这四个轱辘。”马小乐道,“在我们榆宁县,农林局副局长,还不够配车的水平。”

????“不管怎么说,现在你总归是有车了。”邹筠霞笑道,“这样,我给你换一辆,到时从药材种植基地的收益中慢慢扣除。”

????马小乐知道邹筠霞的意思,哪里会从种植基地的收益中慢慢扣除,就直接送车得了,绕个弯而已。但是,马小乐觉得这车不能要,一来还没啥功劳,此时受车,显得有点手大,二来谁知道邹筠霞下一步会干什么,一个女人能把企业做这么大,肯定不是个简单人物,万一她下面要提出啥过分要求,还不好拒绝呢。

????“邹董,那可不妥,这车是公车,换了没说法,万一沼气领导小组撤了,把车收回去还讲不清呢。”马小乐这个理由看似很充分。不过邹筠霞呵呵一笑,一句话就打发了。

????“那就当是我送你的好了,因为这个项目的促成,功劳全在你,算是我给你的一份酬劳吧。”

????马小乐一听,脑袋不转弯了,还转啥呢,看样子邹筠霞是真的送,要是他真拒绝了,反而不好,她邹筠霞的脸面估计还不好看。“哎呀,邹董,你这么热心肠,弄得我很不好意思。”马小乐假装羞涩地一笑,“这万一种植基地项目要泡了汤,那我不是要卖身你为奴来偿还么。”

????“马局长你可真风趣。”邹筠霞笑道,“你要卖身为奴,我还买不起呢,顶多雇用你天!”邹筠霞说着,有意无意朝马小乐下面瞅了几下,让马小乐很不自在。“老瞅我下面干啥?”马小乐琢磨着,“难道是陶冬霞个死丫头口无遮拦,对邹筠霞说他那儿非同一般?”想到这里,马小乐再回想起那天晚上在邹筠霞公司食堂吃饭的情景,当时邹筠霞接了陶冬霞的电话后那么异常,很能说明问题。“不管怎样,我得装傻,她邹筠霞不动,我也不动。”马小乐暗道,“以静制动,逢战必胜。”

????“邹董你雇我干啥呢。”马小乐呵呵一笑,“给你当司机?”

????正说着,过来几个人,邹筠霞不再说笑,在公司,她一贯是不苟言笑的。马小乐知道,得配合一下,很恭敬地向前走了几步,伸出手,象征性地和邹筠霞握握手,上了车。

????“卡宴,你有时间打听下那车。”邹筠霞对着车窗小声说,“如果不合适就及时打电话告诉我。”

????马小乐木讷地笑笑,点点头,他可不知道什么是卡宴,对车,略熟悉一点。

????离开金奥通公司,马小乐看时间不算晚,去看了看魏小梦。经过一场大病,魏小梦似乎真的是长大了,看马小乐眼神里,多了分羞涩。之前来过几次,因为匆忙没发现,这次闲来无事多留了点心,看出来了。不过不奇怪,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而且魏小梦那么懂事,长大,是很快的,现在毕竟也上五年级了。

????和魏小梦聊了一会,问了很多学习上的事,马小乐看看时间差不多,该去找甄有为了。

????“小梦,记住叔叔的话,好好学习,你有啥梦想才能实现!”马小乐摸摸魏小梦的头,放下一千块钱,离开了。

????打电话给甄有为,他说刚回来就接到通知,局里有紧急会议,一时半会还走不开,他让马小乐等等。

????那就等等。

????马小乐驾车在市区里晃悠,其实他可以去找范枣妮或者谭晓娟,消遣解闷无所不可。但马小乐不去,因为那挺耽误时间的,弄不好还会被“囚禁”一整夜。有要紧事,马小乐从来不考虑那些个事情。其实生活就是这样,在接触到的人中,好多是关系深入且相当密切的,但各自有各自的事,不能把那些个联系常态化,偶尔碰碰互有所得就行了。

????想起邹筠霞说买辆啥卡宴给他,马小乐便去了通港汽车城,瞧瞧啥是卡宴。

????不巧的是,汽车城关门了,但旁边有几家汽车销售门面还开着。马小乐想都不多想,过去在一家店面门前停下。

????“有卡宴么?”马小乐进门就问。里面正在看报纸的男店员听了,一愣神,瞧瞧马小乐,再扭头看看门口的破普桑,觉着马小乐不像是能买卡宴的人,再说他家也没那车。不过既然有人问,总得回答。男店员的眼睛回到报纸上,“想换车?”

????“废话!”人都好面子,马小乐见店员的表情不屑,很是生气,“不换车来这干啥,难道你们是卖臭鱼烂虾的?”

????这话刚说完,内间出来个女的,一身职业装,妆化得十分明显,老远就闻到股香味。马小乐瞅见,心情没好半点,要不是女人面带微笑,一样拿话刺溜。

????“你好,我们店是田专卖。”女人和柔和地说道,“你可以看看我们的产品,或许你也有满意的选择。”

????“田?”马小乐眉头一皱,这车他知道,小曰的,“唉,这田不是狗日的小曰货么!”

????女人一听,尴尬一笑,“是曰车。”

????“不买狗日的曰车!”马小乐斜着眼道,“小曰对当年的罪行不认账,它一天不认账,我就尽可能一天不买它狗日的东西,而且,还看它怎么个认账法!”

????先前的那个男店员听了不高兴,“卖的就是这车,爱买不买。”

????“哟,你挺横,行,在这等我半小时!”马小乐说完,扭头就走,不过还没出门,就被女的给拽住了,“老板别生气,他还小,不懂事,就当他没说。”

????其实马小乐也就说说大话,走也就走了,哪里还回来,毛病呢。不过那女的可不这么想,这年头人不可貌相,万一真要是个强茬,那麻烦可不小。

????被女人拉住,马小乐停了脚,回头指着那男店员道:“你别跟我横,我知道你们老板也有路子,要不也开不了这店,不过你可想好了,做生意的你们,在明处,今天我收拾不了你这店,总有一天我能点把火,不烧死你算你命硬!”

????男店员就一打工的,见马小乐这般架势,还能说啥呢,扭过头就当没听见。

????“大哥消消气,买卖不成关系在嘛。”女人笑道,“你不买田,别的车也有嘛。”

????“你不是说专卖的么。”马小乐没好气地说道,“卡宴,卡宴没有没有?”马小乐这话很堵人,女人只是笑,摇摇头。

????“算了。”马小乐摆摆手转身离去。

????出门上车,马小乐心里有点别扭,这个小插曲搞的不爽,只是要看看车,没想到还这么多事。不过转念想想,骂也骂了,架子也摆了,已经够可以的了,万一人家后台强硬,二话不说动起手来,吃亏还不定是谁呢。

????“吃亏是福,能忍自安。”马小乐扶着方向盘,晃着脑袋自得起来。可是想想不对,刚才他骂小曰是狗日的,似乎不妥,得回那店里纠正一下,闲也闲着。

????
上一篇:430 有点吃不消
下一篇:432 绝对经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