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亚博赌博软件小农民》

505 收手

????“马……”金柱刚要喊马大,被马小乐一个喝住了,“妈的,妈什么妈!听我的,照我说的做!”

????金柱愣了一下,立刻明白了,对马小乐竖起了大拇指,转而对偷窨井盖的家伙说道,“妈的,今天给阉了你不可!”说完,扭头附在马小乐的耳边小声道,“这么做,有点太绝了吧?”

????“谁说让你阉人家的?”马小乐嘿嘿一笑,“按我的步骤来,先把他掏出来。”

????金柱不知道马小乐到底要干啥,抖眉一笑,只管照做就行。

????“别,别啊!”被逮的家伙使劲摇着头,却不敢大声吆喝,金柱告诉过他,如果敢吆喝,就把舌头给剪了。金柱不管三七二十一,拉下他裤子,刚要套他那玩意儿,忽然停住了。

????“咋了?”马小乐看得真切。

????“我得问问他有没有性病,别染上我。”金柱一脸的严肃认真。

????“没有没有。”被逮的人又直摇头,带着哭腔说道:“我就是一捡破烂的,看到窨井盖那么大个铁家伙,想偷去俩钱的,反正也没偷成,你们放了我吧。”

????“掏出来掏出来!”马小乐实在没有了耐性,低着头对金柱弹弹手。金柱不含糊,一把将那人的拽了出来。

????“出来了。”金柱对马小乐道。马小乐抬起头来,向前凑了凑,“好,正好包皮有点长,谁有皮筋,给他扎上口!”

????“哈哈……”金柱一听,大笑起来,“马……妈的,真是太好了!”金柱乐得直搓手,扭头看了看,刚好有个长发的小弟,头发扎在后头呢,“来,扎头的皮筋拿来用用。”

????“嘿嘿。”长发嘻笑两声,“老大,平常你还骂我留长发,这下可用上了吧。”

????“少废话,赶紧拿来,正事要紧。”金柱伸手接过皮筋,很仔细地把偷窨井盖家伙的包皮拉长,用皮筋反复几次,缠紧了。

????“好汉们,饶了我吧,疼呐。”偷窨井盖的真的是哭出了声。

????“谁安排你偷窨井盖的?”马小乐嘿嘿一笑,“你不说行,等尿把你憋急了看你说不说。”

????“就是把我憋死也说不出来啊,就是我自己想偷的,没有人安排。”

????“还嘴硬。”马小乐一声哼笑,“别以为自己是英雄,到时受罪的是你,实话跟你说,你不说也可以,熬过我这几大关还能坚持住我也不难为你,就把你扔窨井里,到时你只有两个结果:一是你死了,人们会认为你是偷窨井盖掉进去摔的;而是你没死,但人们还是会认为你是偷窨井盖掉进去摔的。”

????“好汉们,别吓唬我了,我真是个收破烂的,老婆孩子都带了,就在废品收购站旁的简易棚里住着,不信你们去找找看,都有名有姓。”

????“难道还真是个单溜的家伙?”马小乐听着那人不像是说谎,便问道:“你偷了窨井盖一般都卖到哪里?”

????“一般我都放在家里藏一段时间,然后卖到废品站,防止派出所事先有安排被抓,而且还要找个熟悉的人,要不也会被抓。”

????“一个窨井盖有多重?”马小乐问。

????“大得五十斤,小的三十斤,一般都是这规格。”

????“多少钱卖出去?”

????“那可不一定,有时收购站压价,他们知道我们不敢乱卖,经常压得很低。”

????“他娘的,还真是个收破烂的。”马小乐让停车,掉头回去。

????“皮筋解不解?”金柱有些失落,蹲守了好几天,逮了个没有用的家伙。

????“解,不解还憋死人呐。”马小乐道。金柱默默地扯开皮筋,回头递给长发的家伙。

????“我不要了。”长发摇摇头,“这玩意还能忘头上扎么。”

????“不要拉倒。”金柱打开车窗玻璃,扔了出去。

????“回去继续蹲守,肯定抓到我们想抓的人!”马小乐道,“只要他们不收手,就肯定会失手!”

????“你,你们是啥人呐?”被逮的人小心翼翼地问了句。

????“警察,最近在破案。”马小乐道,“你回去不要乱讲,否则你会再次被抓,那时可就没现在这么幸运了!”

????夜色中,白色的面包车穿行。车内沉寂,马小乐在琢磨件事,那收破烂的人说的没错,这窨井盖可都是铸铁的,一个三五十斤重,弄一个卖卖当然划得来,就算是压价,那也得百八十的。“得想个法子,让他们偷不成。”马小乐叹了口气暗道,“这事得找谭晓娟帮忙,让她介绍点经验,指个路子。”

????回到榆宁县城,找了个僻静的地方,把收破烂的丢了下来。

????“回去废话少说,要不让你蹲大牢!”金柱在路边按住收破烂的头,“五分钟后摘下头套,要不就把你塞窨井里头。”

????这架势,傻子都知道,这哪里是警察在破案,分明是不法分子嘛。收破烂的哪里敢不听话,没准还真会被弄死,只好乖乖地蹲着,约莫有五分钟,才小心翼翼地拿下头套,一点点地转过头,发现周围确实没人,这才站起身来撒腿就跑。他的家在西城区,回去必须穿过中华路。

????跑过两个转弯,就来到中华路南端,收破烂的没敢大意,在一个巷子口停住了脚,张望了下,确认真的没有人蹲守,慌忙蹿了出去。不巧的是,此时另外一个巷子口竟然也留出来两个人。收破烂的一看,两腿一软,半蹲起来,“好汉,饶命啊,我这是要回去的,没有再偷窨井盖!”另外两人一听,愣了下,慢慢走过来,问是咋回事。收破烂的见不是先前那帮人,而且见对方手里还提着钢钩和大铁钳,一下明白了,嘿嘿笑起来,原来是同道中人。既然是同道中人,那是没得说,收破烂的便把遭遇说了,当然为了增添些气氛,说得更离谱,总之一句话,只差一点点就被整死过去了。

????收破烂的话当然很真狠像,听得另外两人有点发呆,对视了一下,扭头走了。这两人,就是吴胜利安排的。没有不自私的正常人,这两人被收破烂的话给震住了,他们没想到事情还这么严重,看来对方是要下死手了,万一被抓那不是倒霉透顶么,赶紧撤。这两人一撤,也把消息给传播了,另外几人听后也都收手了,窨井盖已经偷了不少,见了一定成效,虽然收了钱,但为了自己的安全收手不干也是天经地义的。

????一连几天比较安静,金柱急得破口大骂,说偷窨井盖的人都死了,也不冒个头。着急的还有吉远华,他一直在关注这事,正准备找时机发发飚,说道路新建后问题不少,可现在好像消停了。

????“伍局长,这事怎么没动静了?”吉远华打电话给吴胜利。

????“啥事?”

????“窨井盖的事啊?”

????“我还不太清楚,已经花钱安排人了,会没动静?”吴胜利对这事一直都不是太上心,所以自从安排了之后也没怎么过问,“这样吧,我了解了解,然后给你回个话。”

????吴胜利赶忙找人问了,得知了原委,想想也应该收手了,既然马小乐那边下了狠手,万一真是要被逮住一个,那也是麻烦事。不过这事不急着向吉远华说,说急了怕他不一定能转过弯。不过吉远华可等不及,没过两天就跑到吴胜利办公室。吴胜利实话实说,把严重性讲了,说既然马小乐在用心抓,就得收手,要不后果不堪设想,弄不还还会身败名裂。吉远华吧嗒了嘴,想了好一会,点点头,“也是,那就收手,反正多少也产生了一定效果。”

????吉远华这边收手了,但马小乐还没放松,依然让金柱守着,直到铸铁窨井盖有替代品。这个替代品,当然得指望谭晓娟来给主意。

????马小乐找到谭晓娟时,有些不太自然,因为太长时间没和她联系了,现在有事相求才跑过来。好在谭晓娟没啥看法,笑得轻松,还打趣地说马小乐当了领导眼眶就高了。

????“哪里的事,我差点没忙死。”马小乐笑道,“当初县里把我弄到建设局,当时别提多高兴了,因为想到我谭姐在是市建设局呐,那真是有人罩着了,可还没缓过劲来,谁知道就有人给我下绊子,弄得我非常狼狈。”

????谭晓娟听了,呵呵一笑,“那看来你还把你谭姐当回事嘛。”

????“瞧你说的,谭姐,你这么讲可真是让我难过了。”马小乐叹口气道,“现在县长宋光明和副县长吉远华跟我是对头,处处刁难我。”

????“你一个小副局长,怎么如此惹眼?”谭晓娟轻蹙眉头,“县长和副县长这么重视你?”

????“我哪有这么大事,就因为当初和组织部长岳进鸣站到了一队,引起了宋光明的不满,而且来和吉远华就有很深的矛盾,所以才成了今天这局面。”马小乐道,“就拿现在来说吧,我搞了路面拓宽工程,他们就到处使坏,现实阻挠电线杆迁移,后是让人偷窨井盖制造事故,太可恶了。”

????“还有这种事,那也真是过分了。”谭晓娟面带微笑看着马小乐,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
????
上一篇:504 逮到一个
下一篇:506 又遭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