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亚博赌博软件小农民》

072 也不管用

????072也不管用

????此刻马小乐觉得柳淑英简直就是他的救世母,只有柳淑英才能让他成为男人!

????带着无比的虔诚和莫大的期望,马小乐来到了柳淑英家门口。虽然很迫切,但还是很小心,一来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些什么,二来担心赵如意在家。

????不巧的是,赵如意还真是在家,马小乐在门口听到赵如意说话的声音。马小乐等不及明天再找柳淑英,现在他急于要证明他还能中用。

????想了半天,马小乐还是硬着头皮进去了,他想好的借口是让赵如意到乡里时帮他带一支好钢笔。可是一进门,二愣子“呼”地一声就蹿了上来,“马小乐,是不是又来借渔网子逮虾子?我也要去!”

????柳淑英一听脸色变了,赶紧拉开二愣子,“小康,说啥呢,赶紧回屋睡觉去。”说完就把二愣子送进了里屋。

????“哟,小乐啊,有事么?”赵如意正在批改学生的作业。

????“哦,也没啥大事,想让赵老师去明天去乡里时帮我捎支好一点的钢笔,回来给你钱。”马小乐不好意思地说。

????“成,别的我不再行,要说看钢笔,那我可走不了眼。”赵如意很有把握地说完,看柳淑英进了里屋,立刻身子前驱,小声道:“小乐,上次我到理发店的事你回来没乱说,够意思!”

????马小乐心事很重,胡乱点了点头,说那没什么。

????柳淑英出来了,赵如意马上又直了身子,“那个,小乐,钢笔的事我肯定帮,不过明天不行,明天我有点事,不去学校了。”

????“啥事啊,比去学校教课还重要么?”马小乐问,想拖延点时间找机会。

????“这个……”赵如意犹豫了一下,“也不瞒你了,你是成人了,有一定的承受能力,明天我要去金柱家喝酒,那不是金朵出嫁了么,明天回九了。”

????“哦。”马小乐有口无心地应答着,眼睛不时瞟着柳淑英,柳淑英眼光躲闪着,不太自在,“你们聊吧,我到小商店买几缕线,赶明个一早把棉被弄弄。”

????柳淑英出门了,赵如意还继续说着:“小乐,我知道你和金柱有过节,我明天去喝酒你也不要有意见,这个你能理解吧?”

????“理解,当然理解,其实都不是啥大不了的事。”马小乐见柳淑英出去了,心里猴急着呢,那还能和赵如意说得下去,“赵老师,我也得走了,还得回家拿狗食去果园子,狗子一天没喂了,耽误不得。”

????“好,那你去吧,钢笔的事你放心,保证帮你办妥。”

????“行,那我走了。”马小乐边说着就跨出了门槛,急匆匆离去。

????和预料的一样,柳淑英根就没去小商店,而是猫在前的大树旁边等着马小乐。“小乐,你是来找我的吧,啥事这么急啊。”柳淑英将马小乐悄悄地拉了过去,小声道:“小乐,你是不是憋不住了?”

????“我……”马小乐很着急,可不知怎么开口。

????“你什么,有话就说啊,得快点儿,要不赵如意会起疑心的。”柳淑英声音很轻柔,马小乐听得很熨贴,紧张的神经有了些舒缓,“阿婶,我……我不行了。”

????“不行了?”柳淑英一时不明白,“啥不行了,是村部不要你了么?”

????“不是,我……我那东西不行了。”马小乐憋得脸通红,气喘吁吁地说着,一把攥住了柳淑英的手,“阿婶,你再帮帮我吧,就像那天在玉米地里,再让我做回男人吧!”

????马小乐的急切让柳淑英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她伸手从底下抄起马小乐的话儿,就像过了夜的油条一样,绵绵的。“小乐,真的不行了?”柳淑英似乎不相信,两手上下翻来覆去地地拨弄着,希望它能雄赳赳地昂起头来向她示威。可是一切都只是希望而已,马小乐依旧毫无起色。

????“小乐,可能是你急得吧,别担心,慢慢来,可能明天就会好起来。”柳淑英把马小乐的话儿放进了裤裆里,又从外面抚摸了一下,“小乐,可能是心里太急了,你越是急就越不行,慢慢放下心来,会好的。”柳淑英安慰着马小乐。

????“阿婶,上次我是看了你下面才好的,这回我再看看,兴许看了就会好。”马小乐愈来愈急切。

????柳淑英不忍心让马小乐失望,想起灶屋里有个手电筒,便悄悄进去拿了出来,领着马小乐进了猪圈棚子里,这里有亮光外面也看不到。

????“啪”柳淑英推开了手电,将自己的裤子拉了下来,用手电筒对着下面照了起来。柳淑英觉得这样很难为情,可是为了马小乐她只好这么做了。马小乐急切地蹲下来,对着柳淑英的腿窝子扒弄起来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……

????“行了么?”过了好一阵子,柳淑英小声问。

????“不行……”

????“别急,这种事,越急越不行。”柳淑英虽然心里也急,可嘴上却说的很轻松。

????马小乐缓缓地站起身来摇了摇头,“阿婶,这不是急的,真的不行了,给金柱那个狗日的踢的,这次真的是不行了。”说完走出了猪圈棚子,柳淑英提上了裤子也跟了出来。

????马小乐心灰意冷,垂头丧气地转过身要走。柳淑英拉住了他,“小乐,你别瞎说了,哪能真的不行,过段时间就会好的。”柳淑英晃了晃马小乐的膀子,“小乐,要好好的啊,你阿婶这辈子没做过啥错事,唯一错的就是和你好上了,可我不后悔,以后不管你咋样了,你阿婶还是会一样的和你好!”

????马小乐听了柳淑英的话很感动,站住脚说:“阿婶,今晚你说的话比啥都好,我马小乐会记住一辈子的。”说完,马小乐头也不回地走了,默默的,一个人走向果园子。

????秋夜的村外特有一番景色,虫鸣变得很稀少了,秋蛐蛐儿是主角,不过也能偶尔听到地里田鼠的奔窜声。空气里尽是丰收的味道,收获过的田野,在月光下很恬淡,像一位奉献了一生的老母亲在尽享晚年,很安然。

????不过马小乐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一切了,只想着自己失去了男人的雄威,除了懊恼就是沮丧。

????果园里静悄悄的,瓜果收得差不多了,再也没了偷瓜的獾子啃瓜的“嚓嚓”声了,瓜地里也没了野兔子到处乱窜,果树里栖息的鸟儿也都飞走了。马小乐进了院子,依旧的只有阿黄和鸡栏里的鸡鸭。

????进屋没开灯,马小乐坐在床上,越想越懊恼,渐渐地懊恼变成了气愤,气愤又渐渐变成了愤怒,最后,怒火让他一腔热血重又沸腾起来,忍不住大叫了一声,“金柱你个狗日的,我要杀了你!”

????也难怪,男人只所以称为男人,就是因为有那个东西,没那个东西还叫啥男人。当然,有那个东西还得能雄起,只有东西不能雄起,那也不称不上是真正的男人。现在马小乐就是这样,东西还在,可不能雄起了,被踢成熊了,起不来了。这对他这个曾经无比雄起的男人来说,无疑是致命的打击。

????月光从窗户里透进来,昏暗中马小乐的眼睛闪动着烈焰,“狗日的金柱,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他又喊了一声。

????马小乐想起赵如意说的,明天金朵回九,那金柱肯定要陪着一起回来,“好,就明天了,金柱你个狗日的,你不让我过日子,我也不让你活着!”可是金柱长得五大三粗,马小乐觉着即使偷袭,也没有足够的把握杀了金柱

????“得找个东西!”马小乐蹦下了床,想起了那把上好钢火的鱼叉,他还要再磨得锋利些,就用这鱼叉,明天瞅着空子一下把它插进金柱的胸膛里,他就完了。

????习惯性地弯下了腰摸床底,鱼叉一般都是放在那儿的,没摸着。马小乐愣了一下,才想起老早老早以前因为被枣妮吓蔫的时候,他把鱼叉插在了墙角。

????黑暗中马小乐向墙角望了望,准备开灯,不过一团淡淡的绿光从墙角处闪动了起来。马小乐定睛望过去,有,还真是有团绿光,只是很快就散化开了。

????马小乐揉了揉眼睛,又盯着墙角望了好一会,啥也没望到。“娘的,估计是气得眼花了,好好的哪里来的绿光呢。”

????马小乐眯了眯有些酸胀的眼,伸手去摸灯线子。可是,绿光又出现了,还是像上次一样,淡淡的,很快就散化开了。

????这回马小乐是确信有绿光了,他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。

????可冷不丁一个声音幽幽地传来,将马小乐吓得魂飞魄散,“你早该来了!”

????
上一篇:071 蔫了蔫了
下一篇:073 小河龟